强吻帅哥

我爱你,找个机会把这句话还给我。

随便瞎写的一篇。

突如其来的梗,如在其余软件看到过80%可能是本人。mrpyq我有玩啦。


拉条线开始啰,卜凡视角。


————————————————




李振洋是个较劲的人。



夏日炎热空气透露干燥吸入肺腔,一股热血沸腾闷在胸膛硬是难受。霸道李振洋与李英超翘着二郎腿穿着度假专用大短裤躺在席子上,更重要的是独占了空调,他将空调遥控器紧紧握在右手生怕抢走,另一手又搂着李英超。要我说真是个大猪蹄子。回想昨日傍晚四人着装打扮出门,激情玩乐水上乐园愉快度过一天,在决定吃晚饭时却起了分歧与争议,老岳想去吃炸鸡或者火锅,可李振洋偏偏固执狂,对螃蟹那可是又怕又爱的,这可不,索性一时兴起要去吃螃蟹。岳明辉吃软怕硬,比李振洋矮一个头,最后还是言弃听从李振洋的,至于李英超,他屁话都没敢说一句。



四人并肩齐走一同伸手将掌心抵向钢化玻璃推门而入,找到合适桌椅坐落歇息等待服务员递上菜单点菜。可能是今天打扮太过靓丽,餐厅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我们身上,我听见邻桌的低声碎语,他们说我们四个就跟社会上混的一样,特别是那个高的,看起来凶巴巴的。要说平日早就动怒了,可偏偏将心沉静下,你爱说啥说啥吧,我两耳一闭不听人间事。因为是李振洋的主场,他点了蒸螃蟹和炒螃蟹,上菜后螃蟹与材料互相混合成酱红色,香味四溢飘入鼻腔。也是这个时候就决定了我明天是否能享受空调的权力。李振洋用筷子夹了一个螃蟹放在碗中,推送到我的面前,我明白意思,便又推送回去。



“不剥不剥,要剥你自己剥,咋你这个哥哥一天天尽整那么多事呢!”



于是,就这样我今天没有吹到空调,可我哄了李振洋好一会儿他才有点儿动摇,他说今天不吹,明天吹吧,悄悄吹进你心里。行吧我默应了他,嘴角一直保持着微笑。

学长,我能追你吗。01

*all岳,卜岳、洋岳、卜洋岳。
*文笔不是特别好,且视角有点迷,别介!

three、two、one↓

正文————

岳明辉今年刚22岁,理工男,从英国留学回来,操着一口纯正的英式流利英语,回归祖国的怀抱。按理说大学早毕业了,可就是固执,又跑到就近的大学读了几年研究生,还是理科,偶尔也会逃逃课,给一些小学弟补英语赚外快。

这不,岳明辉今儿又要逃课了。岳明辉用娴熟动作从裤兜中掏出手机,指尖划过屏幕点击进入微信,瞟了一眼置顶对话框的小红点儿点进去,用输入法输入信息发送去,“老三,点名儿帮我吱个声。顺便晚上把笔记借我看看”那是跟岳明辉一个宿舍的,他是老大,因为年龄最大。今天本有节特重要的课岳明辉想去上,但偏有个学弟联系他去补课,双倍酬金,于是禁不住诱惑就去了。

岳明辉来到短信发送的指定地址,向对方回了条短信示意到达目的地后便站在原地刷起了微博,他好久没看学校官博了,看看学校最近有啥新奇。点进首页,映入眼帘的是一批新入校学弟的靓照,其中有是模特出身的,一个叫卜凡,一个李振洋,怎么名字那么耳熟呢。正苦思冥想着,却听见一个好听的男声传入耳来,“你就是补课老师吗,是的话跟我来吧。”

李振洋一脸慵散走到岳明辉面前来,双臂并拢在一起歪头打量着他,同时也用余光窥探四周,确定眼前人。而岳明辉呢,刚抬头就见到上一秒还在官博看到的帅气学弟忽然间就出现,有些迷,但还是迅速掩去惊讶神情,开口回答,“是的,我是岳明辉,你的补课老师。”

于是,岳明辉话音刚落便被李振洋拽拉着穿过条巷子来到一栋公寓前,然后跟随着上了楼。岳明辉上楼时一声不吭,他觉得尴尬,因为李振洋不仅是他现在的学弟,高中时期是见过得,当然也只是岳明辉见过,李振洋没见过他。而卜凡,大概也是和李振洋同一届的吧,听过没见过。

“要是如果他知道我,怎么办。”岳明辉小声嘀咕,但李振洋却听见了,没当回事儿,但嘴角却扬起一抹笑容,其实李振洋知道岳明辉的,那个在高中时期就去纹了花臂的学长,但却没想到今天给他补英语的海归学长,竟然是岳明辉。

爬了不知道几层阶梯,终于到达李振洋住处,他住的公寓没电梯,十层制的,听说是因为开发商觉得爬楼梯有助于锻炼身体才没设的。李振洋每天爬上爬下也习惯,但岳明辉却是很少运动,刚停下步伐就扶着楼梯把手撑着腰肢大喘气,李振洋等他歇息了一会儿,从兜中掏出钥匙插入钥匙孔中打开门,李振洋住处是两室一厅,还算干净整洁,就是一堆教科书乱堆在书桌上,让岳明辉看了觉得怪异,他是个强迫症,“讲课之前,先把你那一堆书打理整齐吧,学弟。”

李振洋没理会,只让岳明辉到书桌另一侧桌沿边儿坐下,将早已备好的不懂的知识点逐字逐句与岳明辉说道,手里不慌不忙收拾着凌乱的书桌。岳明辉也一遍为他讲解语法与句式,一边留意他收拾书桌动作。大概李振洋收拾的差不多了,岳明辉也基本将语法讲完了,他们两人尬起来了。

探班。

*请勿上升真人。

演绎服装还穿在刘昊然身上,因天气情况外套上一件长厚黑色羽绒服挡寒,顺短假发还戴在头上,瞧他一副慵懒模样瘫在靠椅上休息,脑海中肯定在回忆着刚对戏台词场景动作,思索着某个场景要演绎出的情感还有人物在白幕上展现给观众的形象。看他想着也有些疲倦,便闭上眸子小憩几刻。

闭眼还没一分钟时间,刘昊然便聆听到有脚步声向自个儿拢近,骤然睁开眸子入眼是吴磊满脸欢笑,忽有些错愕涌上脑。要说吴磊来探班吧刘昊然是很惊喜开心的,但现在这身护士装被瞅见了,唉可真是大糗咯,本想张口说出话语瞬间咽下喉隐埋在肚中。吴磊间刘昊然闪闪躲躲的,再看那件厚长大衣中藏匿的白色护士装,立刻反应到刘昊然神情动作,心底升起一丝戏谑,玩弄开口道。

“刘昊yan!我来探班了。”
“哈哈,你这身衣服可真是靓丽啊,看了让我都有些心动了。”

话音刚落,刘昊然双耳有些泛红,头颅垂得更低了些,那双附有血丝的眼睛向上探出,透过遮拦中的罅隙看吴磊的神情。片刻之久瞧见不说话以为吴磊早已离开,蓦然抬头展现在眼前的确是那张年少的俊容,刘昊然有些惊异,伸臂推搡开吴磊,眉头蹙着注视吴磊一脸坏笑。

“几天不见你这小孩怎么那么皮,你信不信我——”

刘昊然话还没说完便直起躯背起身向吴磊走去,突起沉稳气氛将吴磊逼迫慢慢后退直到躯背贴上墙壁。刘昊然趁时抬起双臂支撑墙面,侧头伸向吴磊耳边吐出剩下未说完的话。

“今天在这儿办了你。”